一场繁花·半生如梦

  一、是夜未央。

  我毫不犹豫,近乎冲动的写下这个题目,以至于我都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东西,在喝完一杯咖啡,等到两支烟在指尖燃尽的时候,我才开始写这第一句话。虽然脑子里还是一片混乱,不过想来我脑子里也没几个时候是清醒的,不如也由他去罢!

  离那丫头跟我说梦见一只小狗之时已过去了一个多小时,我猜她终于睡得安稳了。而我却依然毫无睡意。现在是凌晨一点零八分。空气安静得让人绝望,先还在身边嗡嗡直叫的蚊子似乎都失去了耐性,此刻已然销声匿迹。依旧只有电脑风扇低低的喘息,和键盘的嗒嗒的碎响。长久以来,只有这两种声音从来没有离开,总是伴着一些经年不变的情绪,在心头将悲伤华丽的演绎。

  而我,总是心甘情愿的随着节奏沉沦。

  神情开始变得恍惚,在如梦似幻的境地沉浮着一些熟悉的身影,我努力的想来辨识孰真孰假,心却在一个温柔恬静的背影后轰然崩塌,好吧,我承认这个人千万遍未曾改变。

  流年如殇,我实在无法将你变为弹指一挥的记忆,也无法相信那一场绚烂只是刹那芳华。那么,就算是我执拗于这场虚空大梦,也请让我在这梦里,一个人将灿烂延续好了。

  我对自己早已经无所谓,就如你觉得我的笑都牵扯起一道道深深的伤痕。即使,被嫌弃。

  那么,这只是一个局,用情作饵,将蜂拥而上的沧桑一一钓起。

  二、落红成梦

  是夜入梦,我见梦里梨花开落了几生几世,花下是黯然的脚步,踏碎了一地不肯归尘的乱红。我独自一人在这片繁花的落寞里彷徨,忘却时间,忘却红尘,忘却这化外似锦的虚浮,而无处安放的心事却在固执相问:为谁零落为谁开?

  因为你已不在。

  刹那间,我几乎泪流满面。

  有人在等,没有人问。我的思恋,融化在淡然不惊的微风里,无影无踪,不见人来。终究,是你隐匿在天外云里,不肯半现。任我相思成灾,任我伤满华年。

  有路人在外,用冷然的目光面对我面庞的凄然,用貌似理智的口吻,将我心思捣烂。原来,都是咫尺天涯,全然不顾我的望眼欲穿。

  好吧,是我不肯抛弃,是我心有不甘。是我哗众取宠,是我顾影自怜。是我将幻境当做生命,是我不信过往如烟。是我,不肯走出这一方黑暗,甘愿独守孤灯一盏,任那霓虹明灭,灯火阑珊。

  这并不是自责,也不是抱怨。

  取一湾水墨洗情仇,装一壶冷月醉肠断。我已习惯这墨笔涂抹的记忆,月影婆娑的孤独。而你,可曾看见那起笔挥毫处是不着痕迹的纷乱,闲庭信步时竟是近乎绝望的安然……

  我终于明白,那一年,你给我的那朵昙花预示的是一场多么残忍的结局。

  三、宿命流殇

  流年若惜,携手相依。我的掌心纠缠的曲线是关于你不变的思恋,你脸上浅蹙的眉角却在暗示着彷徨凌乱。我小心的护着这会随时断去的牵连,却终究敌不过你心中的金戈铁马,寒月荒烟。如今,尘埃落定,我徘徊在断壁残垣之下,冰冷的墙壁早已冻结了爱恋,荒芜的四野却在彰显着黯然。茫然四顾,我不知道我是幸存的那个战士,还是被早早遗弃了躯体的灵魂。独自穿行在漫天的尘沙之间,我步履维艰,狼狈不堪。

  你在哪里?为什么我始终找寻不见?

  我一路跋山涉水,以为是在不停的靠近你,那一天我站在路旁悄然回望,才暮然惊觉,原来,我早已被命运流放。那一路的繁花似锦,不为虚妄,只是渴望而不可及。心底的眼泪,却又是在何时,零落成伤?彼时我们相伴走过,此时却淹没了身影,再也找不到方向。

  松开,像风筝断了线一样飞翔,像叶子离了树枝的飘荡。

  我们重重的跌落在一个似是而非的地方,坠入尘泥,从此,只有心,开始流浪。

  这,是相遇的宿命,还是,十年凝结而起的悲伤?

  我已经想不起了……

  烟盒空了,好吧,就此搁笔。晚安!

赞 (0)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