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望故土

故乡是一块宝地,东边是塬,西边是山,塬上是成片的果园,有苹果园,核桃园,柿子园。山里是成片的森林,有松柏,最多的是刺槐。这里有生态花园之称,四季分明,凸显出她的鲜明特征。听说古代皇室国亲,名人大家都赶趟似地来这里休闲,留下了古代辉皇的宫殿和著名的诗篇。

  每当暮春之时,漫山遍野的刺槐开花了,洁白的一片一片望不到边,淡淡的,甜甜的洋槐花香在空气中漂浮着,一直往你的鼻孔里钻,这时山南海北的养蜂人就急急地奔来,支起帐篷,排好蜂箱,无论在公路旁还是密林的深处都有他们的身影,因为这是他们放养蜜蜂的黄金要季节,他们携家带口,在林子里摆开长住的架势,远远的看去,炊烟袅袅,各种不同款式的衣服晾嗮在树枝和绳索上,有大有小,可见举家搬迁而来,这些构成了一幅恬静的图画,每当有过往车辆通过,司机乘客常常停下来,品尝一下刚采来的新蜜,再买一点带回家,那时别提多高兴了,每当春风送暖,山上的各种野花都开了,色彩缤纷,姹紫嫣红,真是春天的花的海洋。当夏的脚步近了的时候,漫山遍野的松树刺槐和一些叫不上名的树,都抖抖身子,像一下子吃饱了,长胖了一样,枝繁叶茂,像一个个胖呼呼的孩子穿着各色的衣服,浓绿的,草绿的,鹅黄的,紫色的,散布在山野之间。最显眼的是那些调皮的各色的小花,跳跃着点缀在各种层次的颜色的背景中间,让人觉得真是锦上添花,花坛锦绣啊。一条条公路这时也被这花这树抵的看不见了,像一条长龙,偶尔露出一点点身躯,害羞似的又一头扎入林子中不见了。这里夏天的风是有名气的,凉爽的夏风吹来,松涛阵阵,树枝摇曳,实在太美了啊。由于海拔的原因,这里比同纬度的地方要凉得多。这里像埃塞俄比亚那样没有刚果的酷热,像巴西高原那样比亚马逊平原凉爽。秋在这里也是迷人的,每当此时各种树木次第变得微黄,深黄,黄绿,墨绿,山野梯田里玉米成熟起来了,野果也累累挂在枝头,好一幅金秋丰收的景象。冬在这里是最严寒的,入冬后大雪就会不期而至,漫山遍野银装素裹,一直要到来年的春季,才冰雪消融。这个季节人们离开了田地,蛰伏在家里,在火热的土炕上,在火炉旁围坐在一起,谈天说地,畅叙幽情,那也是别有一番情趣啊。

  春草的来访,夏花的光顾,秋实的呈现,冬雪的覆盖,使故乡是四季分明,着实让人迷恋。热烈,酷寒极端的变化更让人觉得酣畅淋漓,别有一番滋味。回味故土,欣喜之情不觉溢于言表。

赞 (0)
分享到:更多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