触不到的天空

在我还是一个蚕的时候,我喜欢躺在柔软的草坪上,静静的看着视线里的天空。那片灵静而又深邃的蔚蓝,像一道嵌着琉璃的蔷薇墙,诉写着一篇篇飞翔的乐章。每逢那一刻,我总是努力的挣扎着身子,想要去接近它。可是无论我怎样的努力,那双还没伸展出来的翅膀,怎么也不能满足我的愿望。

  我看着一群扇着华丽翅膀的蝶儿在我头顶骄傲的飞过,羡慕极了。只是,飞翔是属于他们的,我只是窝在草丛里的一只不能动弹的蚕。

  黑夜,带着一贯的神秘感,掩盖了那片深邃的天空。我把身子紧紧的卷缩在散发着露珠清香的草丛里,久久难眠。风声在我的耳旁轻轻的回旋着,像是断了弦的曲调。虫儿低声的鸣叫,谱写着一首首断断续续的歌。一切,好像是一段古老又辽远的精灵呓语。

  漆黑的空间里,偶尔有萤火虫的萤光流转,像是散开如烟花,或是聚集宛若缱绻的目光,深深地掩映着我绝望的瞳色。

  我看到了一只在我头顶悠悠盘旋着的萤火虫,她轻轻的拍打着翅膀,身上闪着的荧光,把她衬托得十分的妖娆。我拨开草丛,偷偷的看了一眼她的脸,稀薄的雾气,并没有遮挡住我的视线。

  夜色中,那是张清秀的脸,瞬间吸引了我的目光,我好像突然听到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。她没有融入到她的伙伴当中,她只是独自在半空中,跳着轻快的舞蹈,像童话里的天使。

  我说她是天使,一点也不为过。我甚至想,或许天使的舞姿也没有她这样的优雅。

  这样想着,我感觉自己的脸似乎开始发烫。我很想站起身来和她打个招呼,可是想到自己的卑微,我终究还是惭愧的低下了头。

  天知道,我是多么的恨自己没有翅膀。

  暖黄色的荧光,将夜色幻化出一片温暖的迤逦。她那翩翩起舞的模样,悠然的蛊惑着我沉寂已久的心灵。我躲在黑暗的角落里,带着一丝甜美的微笑,轻轻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梦中,依然是她阿娜多姿的身影。

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我身上的时候,我从梦中苏醒。我看着那片蔚蓝的天空,开始怀念她的模样,并开始守候着黑夜的来临,准确的说,是守候着她的来临。蝶儿依然带着一丝骄傲的从我头顶掠过,可是在我的眼中,早已不及她十分之一的好看。

  从此,我开始了这样在守候与幸福中循环的生活——每天晚上在她的舞姿中安然入睡,又在每一个洒满阳光的清晨,期盼着黑夜的降临。

  她的模样和舞姿,在我的目光中幻化成一朵幸福的祥云,灿烂了我的整片天空。在飘满清香的草丛里,我的心里多了一分牵挂,我不再孤独,不再落寞,我的笑靥拥在她翩翩起舞的时光中,幸福洒满了这片芬芳的泥土。

  哪怕她从来都没正眼注视过我一次,我却心安理得的守候着我内心的欢腾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少个昼夜,在那一天的清晨,借着露珠的照映,我突然间发现我的身体变大了,身上渐渐的长出了一层丑陋无比的外壳。第999次想起她柔美的身影,我感到了无比的绝望和难过。

  阳光刺得我双眼生痛,我感觉自己的眼睛开始湿润,泪水,轻轻的滴落在柔软的草丛上,溅起了点点涟漪。蝶儿从我头顶飞过的时候,向我投来了鄙视的目光。

  那天晚上,她依然出现在我的视线中。我想,这是我看她的最后一眼。

  漆黑的天空,依然显得神秘而辽远,虫子的叫声,似乎在伴奏者一首伤感的离歌。眼角泛起的雾霭,渐渐遮挡了我的潮湿视线。当她那翩翩起舞的身影,完全消失在被我的泪水模糊的眼眶中,我开始吐丝,拼命的吐丝,我想把自己丑陋的身子,全部裹进丝里。

  一团,两团……心,撕心裂肺的痛,我卷缩在带着体温的茧里,默默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又是一个洒满了阳光的清晨,一阵阵传遍全身的疼痛,再次让我苏醒。我开始拼命的挣扎,疼痛的刺激,突然间给了我巨大无比的力量,那层厚实的茧,开始一点点的破裂。

  扑哧、扑哧……我竟然冲破了茧,离开了地面,扇动着梦想中的翅膀,轻快的飞了起来。

  蔚蓝的天空下,一群蝶儿朝着我友好的朝我招手。在袅袅娜娜的歌声中,我欢快的冲向了那片向往已久的天空。心中,依然想起了她婀娜的舞姿。

  夜色降临的时候,我开始停在一棵飘着花香的树上守候。终于,那一丝暖黄,再次氤氲了我的眼,点燃了我内心涌动的烛光。我拍打着翅膀,激动的朝她飞了过去。

  就在这时,几个玩耍的孩子伸手拍下了还来不及挣扎的她。我心痛的盘旋在半空中,看着她的身子,在夜色里划出一道深深的伤痕,陨落在地上。那暖黄的光,虚弱的闪了几下后,最终熄灭。

  我感觉头脑一片眩晕,泪水,再次模糊了我的眼睛。漆黑的天空下,没有谁能听到我无声的呐喊。

  苍穹无语,我转身,拼命的拍打着颤抖的翅膀,消失在微凉的风中,在苍茫的夜色里,飞向那片触不到的天空。

赞 (0)
分享到:更多 ()